长江经济带规划纲要完成初步框架 或年内下发

□记者 梁倩 方烨 北京报道 

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获悉,隶属于我国三大经济战略的《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规划纲要》已完成初步框架,或将于年底前下发,很可能早于“十三五”规划的发布。对此,业内人士表示,长江经济带是横跨东中西、连接南北方的重要轴带,有望成为“中国经济脊梁”。其将于沿海、沿江先行开发,再向内陆地区梯度推进,如充分发挥,将形成我国东中西开发的主轴带。

《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规划纲要》(以下简称“规划纲要”)是我国三大经济战略规划之一,与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战略南北遥相呼应,构成中国未来数年最重要的区域发展战略。目前,《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》已正式发布,但同时确定规划目标的长江经济带规划却仍未现身。

对此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日前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,国家发改委仍正在抓紧编制“规划纲要”。但据记者最新了解,目前“规划纲要”已完成初步框架,其下发时间很可能早于“十三五规划”的发布。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也透露,“规划纲要”近期将下发。

对于长江经济带的地位,胡鞍钢表示,目前我国推进的“京津冀”、“一带一路”、“长江经济带”三大战略,将打破过去彼此分割的“四大板块”格局,打通区域分割版图,实现区域一体化,尤其是“长江经济带”将贯通东西、南北。

的确,长江经济带将覆盖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重庆、四川、云南、贵州等11省市,人口和生产总值占比均超过全国的40%。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表示,长江黄金水道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板块,流域各省区之间发展差异大、经济互补性强。“通过进一步加强黄金水道交通 建设,进一步增强上下游之间在产业发展和生态保护等方面的政策协调、规划对接和执法合作,能够促进流域经济的一体化发展,从而更好地促进东中西三大区域板 块的协调发展。”

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宋晓梧也说,新时期要充分发挥横跨东中西、连接南北方的重要轴带对统筹区域发展的引领和带动作用。

“要充分发挥一级轴带的核心作用,辐射带动周边地区形成二级开发轴带和复合开发轴带。”宋晓梧表示,如充分发挥长江经济带的辐射带动作用,延伸形成汉江经济带、湘江经济带、赣江经济带等二级开发轴带,合力形成我国东中西开发的主轴带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正是这个“主轴带”,将成为唤醒处于疲软状态的中国经济的催化剂。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方创琳表示,长江经济带是促进国家 经济增长、提质增效并从沿海向沿江内陆拓展的中国经济新支撑带。“长江经济带自东向西串联的城市群是经济带的战略支撑点,城市群的可持续发展决定着长江经 济带的进一步崛起。”

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、香港交易及结算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也认为,中国经济正“向内”进行区域增长新动力的培育,长江经济带有望成为“中国经 济脊梁”。他说,在新的阶段,中国经济将沿着黄金水道、欧亚大陆桥向内发力,加快中西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,同时承接沿海地区产业转移。依托发展成熟的长 三角城市群、中部的长江中游城市群和西部成渝城市群,做大上海、重庆、武汉三大航运中心,并促进两头开发、推进长江中上游腹地开发。

“黄金水道将与渤海湾、长三角、珠三角三大沿海经济区形成‘T’型联动,长江经济带犹如搭在沿海经济带这张弓上的箭,‘会挽雕弓如满月’,经济前景可见一斑。”巴曙松说。

的确,随着长江经济带建设的推进,其涉及的城市投资正在蓄势待发。有机构指出,长江经济带涉及6亿人口,经济体量占全国GDP的45%,其未来投资将达数 万亿元。仅轨道交通建设方面,据测算,到2020年,长江经济带区域内高速铁路、城轨通车里程将分别达到9000公里、3900公里,其中,新增线路将带 来动车组需求480列、城轨车辆需求2500列。此外,既有线路客流量的增加也会进一步拉动铁路设备需求。

而预测所言并不虚高。仅涉长江经济带区域的湖北一省,日前就签出万亿元大单。近日,湖北省召开中央企业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座谈会,会上湖北省与中央企业共 签订项目合作协议96个,投资总额8035亿元,其中,现场签订项目合约33个,投资额6491亿元。同时,湖北省政府与9家中央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 协议投资额2730亿。这意味着,湖北区域预定项目合作协议和战略合作协议投资总额达10765亿元。
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新浪新闻

不宜片面强调“性别平等”

性别的不平等是个历史现象,也是个文化现象。社会发展,不会允许某个性别无休止地拔高自己到地位。行政权力干预性别平等,好处固然多,但后遗症也不少。现在,女性地位被人为强调所带来的负面问题也不少。不少家庭悲剧的产生,与女性的强势不无关系。


校长骂人,院长敢断绝关系吗

师生交恶、升格为网络话题,对彼此来说都有些尴尬,诿过于社交平台似乎能捡回一点面子。但师生关系的确也到了一个该反思的时刻。人大的“绝交门”,因学生在朋友圈批评某些老师、本校历史系以及北大[微博]历史系,出语有些情绪化比如多次说对方是“垃圾”。


他被组织关怀,你们兴奋什么

这样的集体兴奋,这两年经常发生,甚至在某些时候这种兴奋堪称狂欢,有幸灾乐祸的,有鞭尸的。我对这种兴奋和狂欢抱有理解和同情,但还是认为意义不大——就好像,某人得到一个处分,世界可以变得更好似的。


书记局长不和,干部听谁的?

中国的干部似乎天生非常有“个性”,融合程度差,书记与局长关系处得好的少,不相互拆台已是“大幸”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机关干部需要在党政主官间“周旋”,弄不好就是“老鼠进风箱”。这种两头受气的感觉,对于“双主官”单位的机关干部应该都不陌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